娛樂文化自家內容

YOASOBI製作人訪問 (2023 DEC):傳達J-POP至海外的信念 (上)

很喜歡看有關YOASOBI製作人(山本秀哉、屋代陽平)的訪問,跟他們學經營之道,最近一篇訪問有關海外市場,由Spotify Japan的芦澤紀子跟兩位對談,串流和SNS的訪問很有趣,不能只有我看到,在此嘗試翻譯為中文也和大家分享一下。因為篇幅比較長,我將其分為上下兩半,上半部份集中討論幾首大熱曲,下半部份就主要是經營戰略。

之前的訪談翻譯:把握意料之外的機遇,創造不可思議奇蹟:有關YOASOBI製作二人組屋代陽平和山本秀哉

原文及開版圖來源:https://rollingstonejapan.com/articles/detail/40364/4/1/1

上篇:YOASOBI製作人訪問 (2023 DEC):傳達J-POP至海外的信念 (上)

下篇:YOASOBI製作人訪問 (2023 DEC):傳達J-POP至海外的信念 (下)

2023年,YOASOBI的《偶像》打破了無數記錄。在Spotify上,它成為了國內藝術家中最快達到一億次播放和兩億次播放的歌曲,並在Spotify年度排行榜上獲得了「日本播放次數最多的歌曲」的第一名。此外,在Billboard的Global Excluding US排行榜上,它成為了第一首獲得首位的日語原創歌曲,不論在國內外都掀起了一股《偶像》現象。

此外,今年5月,他們的Spotify月度聽眾突破了1000萬人次,並在年度排行榜上連續三年獲得了「海外播放次數最多的日本藝術家」。YOASOBI從去年12月在印尼和菲律賓參加了88rising主辦的節目「Head In The Clouds」開始,進行了海外現場演出。從今年12月到明年1月,他們還將進行首次亞洲巡演。雖然他們的出道歌曲《夜に駆ける》就已經在海外受到了支持,但2023年無疑是他們國際地位得以確立的一年。

通過與負責YOASOBI社交網絡推廣策略的屋代陽平先生、負責音樂創作等創意方面的山本秀哉先生,以及Spotify Japan的芦澤紀子女士的圓桌討論,我們了解到了YOASOBI的迅猛發展、流媒體的相互關係、營造共鳴和連接的社交網絡運營技巧,以及他們的海外活動願景。
《偶像》的全球熱門背後

芦澤:2023年,YOASOBI的《偶像》在Spotify上創下了各種記錄。您怎麼看待這個突破?

山本:感謝大家的支持,在發布《偶像》之前,我們的出道曲《夜に駆ける》以及其他幾首歌曲已經在海外聽眾中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偶像》是在今年4月發布的,但去年12月在印尼和菲律賓的「Head In The Clouds」活動中,我們感受到了海外的支持,也開始將目光轉向國際市場。至於音樂創作,我們考慮的是如何將J-POP的魅力傳達給海外聽眾。

《偶像》是動畫《【我推的孩子】》的OP曲,是為了動畫而製作的歌曲。由於《【我推的孩子】》是以日本的偶像為主題的動畫,所以在創作的時候,我就在想「可以融入很多日本文化」,這樣的想法,並且和Ayase一起進行了討論。

雖然 綁定推廣(タイアップ) 在海外也存在,但是在綁定推廣下,將音樂作品傳達得很細致、成為標準做法的國家,我認為除了日本之外應該不多。但是,我不認為應該因為「綁定推廣在海外不太為人所知」就把它拋棄,反而應該包括這種機制在內,把它出口到國外,有可能會被新鮮地接受並且傳播開來。比如說,今年NewJeans就發布了與可口可樂合作的歌曲《ZERO》,但從這一點來看,我認為日本的綁定推廣戰略在海外也有成功的可能性。我認為應該重新審視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機制。

-如果沒有綁定推廣的文化,《偶像》這首歌本身也許就不會出現了。

如果沒有那種獨特結構的歌曲(笑),那麼《推的孩子》這部既明亮又蘊含深沉黑暗的作品,我認為也不會誕生。就算是創作J-POP,我也在思考著應該要有所突破。我覺得雖然全球的趨勢中有很多人想要聽輕鬆的音樂,但不過分迎合潮流,堅持自己的強烈意志也很重要。比如說《夜に駆ける》,它與通常所說的易聽的A段→B段→副歌→A段→B段→副歌的重複結構正相反,在副歌結束後會出現全新的部分。我本以為不同的旋律結構可能會導致聽眾感到厭倦,但結果嘗試了與眾不同的做法後,反而可能不會感到厭倦。我認為,與其做海外風格的音樂來獲得傳播,不如嘗試新事物並獲得認知,這樣更有投入的價值。

在《アイドル》中,最大的嘗試是唱法。起初,對於那樣的RAP風格的部分,整個團隊都在思考「怎樣的唱法才是好的」。如果只是普通地唱,感覺就不合適。於是Ayase突然說「不妨嘗試徹底的偶像風格唱法」。我在《アイドル》的錄音前不久,也恰好在思考「不一定非要以ikura的方式來唱」。極端地說,即使是模仿某些東西,只要是ikura唱的,也能成為YOASOBI的作品。我認為,這樣的寬容度是可以展示的。我們通常會考慮「換個背景音樂試試」或者「改變結構」,但往往忽視了聲音,嘗試改變唱聲後,就誕生了新的可能性。作為YOASOBI,我們已經發布了相當多的歌曲,我認為通過曲調來做新的嘗試是相當困難的,但聲音卻是我們意外地沒有改變過的。

芦澤:《アイドル》雖然是一首難以演唱的曲子,但結果在TikTok等視頻分享型SNS上,「嘗試唱看看」「嘗試跳舞看看」的貼子爆炸性地增加了,不是嗎?

山本:即便是困難的曲子,大家還是想要挑戰,嘗試去唱,這讓我再次感到。

屋代:當然,在發布前我們都希望很多人能「嘗試唱看看」「嘗試跳舞看看」,也考慮過去推動影響者做些嘗試,但最終我們並沒有這這樣做。原因是,我相信首先如果能展現出與《【我推的孩子】》的契合度,那麼《【我推的孩子】》本身就是一部擁有著強烈「想要模仿」「想要參與」的力量的作品。實際上,包括日本的偶像和K-POP藝人在內,很多人都跳了《アイドル》。

包括《アイドル》在內的許多歌曲,它們的挑戰性並沒有阻擋人們模仿和享受音樂的熱情,這證明了音樂的力量,以及創新和嘗試新事物的重要性。

《夜に駆ける》對〈Gacha Pop〉的影響 (注:Gacha Pop是Spotify推出的,從性海外視角重新定義日本流行文化的值得關注的新歌單,旨在將日本流行音樂帶向全世界。)

芦澤:剛才提到的《夜に駆ける》在Spotify年度排行榜上,榮獲「在海外播放次數最多的日本藝人歌曲」,2021年排名第三,2022年排名第二,持續創下驚人的熱門記錄。儘管「在海外播放次數最多的日本藝人歌曲」的排行榜傾向於被動漫相關歌曲所佔據,但非動漫歌曲的《夜に駆ける》能夠獲得如此持久的支持,我認為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山本:至於《夜に駆ける》能夠排名靠前的原因,實際上我們也不是很清楚。也許是因為動畫MV深受喜愛日本文化的人們的喜愛?儘管如此,這首歌是我們在希望能在日本市場取得好成績的同時,和Ayase一起反覆打磨了數十次的作品,考慮到它在海外也被廣泛聆聽,我認為我們未來也沒有必要大幅改變這種心態。《アイドル》雖然也不是刻意為海外市場量身打造,但同樣在海外收獲了大量聽眾。

芦澤:Spotify今年推出的〈Gacha Pop〉,正是為了向世界傳遞包括動畫在內的日本獨有文化而創建的播放列表。背後的考慮是,非動畫綁定歌曲《夜に駆ける》在海外持續受到熱烈歡迎的原因是什麼?這樣的討論一直存在。據此提出的假設是,《夜に駆ける》的MV是由動畫構成,並且YOASOBI在出道初期使用插畫圖標作為藝人照片。這些元素可能被接受為日本流行文化的標誌。深入探索這一點,與Spotify Japan團隊的使命——將日本音樂推廣到全世界——息息相關。

類似的情況還包括藤井風的《死ぬのがいいわ》,儘管這首歌本身與動畫無關,但泰國的用戶卻將其與動畫一起分享。將這些現象串聯起來看,海外對於J-POP的認知與日本人所持有的可能有所不同,正在形成一種新的概念,我認為這可能是日本歌曲巨大的潛力所在。

屋代:首先,〈Gacha Pop〉播放列表一開始以YOASOBI作為封面真是太讓人高興了。我認為,要增加海外聽眾,不僅僅是YOASOBI個別行動,或者YOASOBI所屬的索尼音樂單獨努力是不夠的。與Spotify這樣的平台以及其他藝人或唱片公司共同擁有相同目標和意識是非常重要的,否則很難達成目標。因此,〈Gacha Pop〉這樣具有吸引力的分類方式的誕生,我們感到非常感激,我認為這無疑是一股助力。

上篇:YOASOBI製作人訪問 (2023 DEC):傳達J-POP至海外的信念 (上)

下篇:YOASOBI製作人訪問 (2023 DEC):傳達J-POP至海外的信念 (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