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田一少年事件簿》(2022日劇版): 顏值就是正義,一個BUG看到我傻笑

《金田一少年事件簿》應該不用多介紹,這本從1992年開始連載斷斷續續至今仍有新作的推理漫畫,連同2022年版(1995年、1996年、2001年、2014年、2022年)改篇日劇達五次之多,1995年的日劇版既是原作高峰年代,加上當打年代的堂本剛+友坂理惠,被認為是歷代最強。

2022年,多年之後,再次改篇,而且竟然大膽地一開局就拿了初代TV版開局的名作【校園七不思議殺人事件】來拍?最少,勇氣可嘉。問題是,【校園七不思議殺人事件】作為極早期案件(漫畫版第四件案件),案件本身的結構和詭計相對簡單,當年經典在於取材了校園不思議和黑暗風格。

男主角是超美少年道枝駿佑,女主角是人氣爆炸的上白石萌歌,如果單說俊美程度,二人沒有不及格可能,但如果說角色演出原作性格,二人都稍有不足,道枝駿佑太俊美太公子,表現不出原作金田一一的無賴好色一面,上白石萌歌比起美雪就少了點陽光氣和柔中見剛的味道,總覺得陰柔了些。不過,歷代金田一日劇選角似乎都是顏值先決,也算傳統了。

有不少細節都現代化和改良了,但這也是最大敗筆,當智能手機出來,當現代電腦出來,很多在上世紀90年代有可能的作案手法,在2022就成了不可能任務,單是定位技術和監控鏡頭的進步,就令原本已經有點牽強的作案手法顯得更天馬行空,老實說,如果將時間拉回去上世紀玩懷舊,說服力會好一些。

缺點方面,現代科技會令劇情充滿可疑,如鏡反射詭計如果有人拍攝,開電筒或者有監控就玩完,這些也不說,作【校園七不思議事件】其中兩組最震撼的場面,放學後魔術師登場和最後的壁中白骨,本作中變得全無逼力,既不可怕又不震撼。更更更糟糕,是最後掀破詭計時,明明埋屍時辛辛苦苦砌了磚(上左),怎麼最後打開時竟然成了夾板(?)(上右),到底怎麼回事?

單看首回,製作和演員也算嘗心悅目,較大眾佬的調節令作品觀眾兼容性大升(但個性大降),將過去經典現代化重現的想法很好,但現代化後,很多劇情就很難接受,加上竟然出現搞笑BUG,也實在…….作為推理作品,很多舊推理時代的所謂詭計,在現代科技進步下,會變成不可能任務,令說服力大減,老觀眾自行腦補,新世代觀眾認真起來,恐怕未必接受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