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奇默友》: 嚇人之外的沉重新意

感覺今年萬聖節的恐怖片比住年少,但怎也好,作為這類型愛好者,怎也要看幾套,《怪奇默友》,用上手機/平板為題材,極之入時新穎,原本以為是借手機文化發揮的普通恐怖電影,原來後面還有社會性和溫情部份,相當驚喜。

單作為恐怖電影,本作點具新意,恐怖部份未夠重口味,但加入了親情,社會問題等等元素,作品豐富不少,遠超傳統意義上的恐怖電影,非常值得一看。

故事簡介:

打機唔停手?怪物彈出捉你走!患有自閉症的奧利,難以用言語跟別人交談,一直要依賴手機的發音程式與他人溝通;因此被其他小朋友視為怪人,不願與他為伴。在父母的保護下,他只能從手機和平板電腦的世界中找到快樂。幾乎機不離手的他,某日終於被虛擬世界的神秘魔怪拉利盯上……然而,拉利不只想跟奧利做網友,他要走進現實,把奧利抓到另一個空間作伴;任何試圖阻止他的人,將會遭受不可思議的懲罰!

本作畫面上最大新意,在於活用了手機和類似AR的方法逞現,肉眼看不到,但透過顯屏可以看到,怪物本身的破壞力不算太恐怖,但加上自閉主角的壓抑感,氣氛更為沉重。當然,要演出氣氛,有賴一眾大小演員的出色演技,亦是本作另一大亮點。

Azhy Robertson stars as ‘Oliver’ in writer/director Jacob Chase’s COME PLAY. Credit : Jasper Savage / Amblin Partners / Focus Features

恐怖要素的追逐,怪物李有真正現身,透過光線消失來做出張力,既自圓其說又算有新意,看不見但存在,更令觀眾草木皆兵,逼力不少。社會派的部份,原本以為很老套又廉價地以手機令人寂寞為題,不以為然,原來,更多表現出自閉症忠者和家屬的困難,而且極具實之。

結局部份絕對是本作是最大亮點,既不是邪不能勝正,又不是全家死光光,以媽媽無限的愛和付出去保護孩子,到母子互相諒解而結局,更完整,更感人,除了嚇餐飽之外,為觀眾提供了更多反思,加上劇中表現出的自閉症兒童和家長困難,更是意外地社會派,令本作意義和深度,遠超一般恐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