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七情六慾,喜怒哀樂,有喜有悲,但,真正悲哀的感覺,應該是「淡」。淡,是沒有咖啡味的咖啡、不好笑的笑片,沒趣又不討厭,甚至,連被憎恨的價值也沒有。

某時,你總曾試愛一個玩兒、愛一個理想甚至愛一個人,愛到天崩地裂,愛到要唱「明日世界終結時」,愛到可以不惜一切,但某時再回望,不要說激情,連拿來回味的感覺也變得比淡奶更淡,沒有咖啡跟紅茶,根本感覺不到一絲美味,歸納起來,就是「行屍走肉」四隻大字。

有人會告訴你,淡,是看得透,淡是一種境界,可能。不過,對於嗜辣如狂的人,淡比死更難受,有益的東西不一定美味,這是減肥餐單的悲劇現實,也是人生的惡夢寫實。有人說,什麼情況都應該保持樂觀,有道理,不過,人總要平衡,天天樂觀,可能要找機械人才行。

味精,不一定是惡毒的發明,最少,比起難耐的淡,我喜歡虛假的鮮。膚淺係我的名字,娛樂至死係我的夢想。又或者,換個角度,淡係另一種娛樂,令人更加珍惜快樂的感覺。沒有淡的難耐,那有愛恨交纏、筋疲力盡的快感?

今夜,忽然想起了幾件令人心淡的事,然後無病呻吟一番。